北京财通厨房设备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邀名家
觉析细节上的实与虛(签约编辑贾维平)
日期:2019-12-16    来源:原创

                                                                                                                      赏析细节上的实与虚

                                                                                                                          签约编辑:贾维平

觉析细节上的实与虛(签约编辑贾维平)


唐人韩愈在《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一诗描写春天时说: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写得细致入微,实实在在。这里就有个虚实问题,也就是怎样理解:“草色遥看近却无”是虚还是实。

其实,这整首诗都是实写。

首先,我国北方的野草多数都是单子叶植物,像豆科那种双子叶的几乎没有。这类植物生长特点是:开春后只有一个锥状的芽从土里长出来,并且刚刚开始发芽的时候非常小。人低头往下看时,只有一个小尖指向人的眼睛,这种东西反映在人眼里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引不起人的察觉,看着就好像没有一样。当一个人平视远方的时候,由于人的视平线几乎和地面平行了,看到的是小草的侧面,这时反映在人眼里的面积就大了一点。而当人向远处看去的时候,看到的是地面上所有小草的侧面,这就如同看到无数个绿色的像素,这能感到远处的大地被一层绿色的小草盖住了。这就的“草色遥看近却无”的事实依据。

我说唐人写诗细致,因这首诗所写的时令是很短的那么几天,小草刚从土里钻出来的时候。稍过几天小草放开叶子,就不是所说的“近却无了”。稍微早几天小草没钻出地皮时也不是“草色遥看”的景致,而是怎么看也是大地一片。说唐人写诗细致另一点在于:这里所写的内容是被人们忽略了、没有察觉到的真实景象。这才出奇、这才出彩。把这句话理解成虚写的都是对现实生活中的景象没有真正的体会所致。

鲁迅先生的《药》中:“华老栓忽然坐起身,擦着火柴,点上遍身油腻的灯盏,茶馆的两间屋子里,便弥满了青白的光。”的这段文字是实中有虚的。“华老栓忽然坐起身,擦着火柴,点上遍身油腻的灯盏”这当然是实写无疑,后面:“茶馆的两间屋子里,便弥满了青白的光。”是虚写。物理学的知识告诉我们,光的颜色是由发光体的温度决定的,发光体的温度从低到高所发出的光依次是红、橙、黄、白、青。像我们见到的电焊的青色弧光,那是几千度的高温下才能发出来的。白色的闪电温度好非常高。而我国古代使用的油灯,点燃后也就几百度,发出的光只能是橙红色的光。怎么写成青白的光呢?这是作者为了营造一种惨烈、恐怖的气氛进行的虚写。《药》这个故事讲述了革命者为国捐躯时,而国人却用自己辛苦积攒下来的血汗钱,买蘸着革命志士鲜血的馒头当药。这样一个悲惨的故事。不同的光线会引发人们不同的情感。青光往往引起阴森恐怖的情绪。红光引起温馨浪漫的情绪。在表现那么一个悲惨故事的时候,背景是温馨的红光显然不行。所以作者采用了虚写的方法。文章中不管实写还是虚写,这些表现手法都要为主题服务,这才是写文章的要绝。


新闻动态更多>>
顾问团队更多>>
厨房展示更多>>
特邀名家更多>>
百花园地更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打磨厂街7号 联系电话:010-69943408
@北京财通厨房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54143号-1